dede:field name='typeid' function="GetTopTypename(@me)" /}

散文

Sunpower Group
当前位置:主页 > 散文 >

午梦春熙然

我和儿子去地里剜菜,此时是春季的仲春时节。见路边丢落着许多芦苇,我便弯腰捡拾起来。还有比这顺留的芦苇再好的烧柴吗,我为自己的"发财"而庆幸。儿子跟上来,说,剜菜又拾芦苇?小白兔吃芦苇吗?我说,这不是赶上了吗?若故意寻,还碰不到呢。我一边解释,一边照旧捡拾着,沿着路边芦苇散落的一条线。

午梦春熙然

  我和儿子去地里剜菜,此时是春季的仲春时节。

  见路边丢落着许多芦苇,我便弯腰捡拾起来。还有比这顺留的芦苇再好的烧柴吗,我为自己的"发财"而庆幸。

  儿子跟上来,说,剜菜又拾芦苇?小白兔吃芦苇吗?

  我说,这不是赶上了吗?若故意寻,还碰不到呢。我一边解释,一边照旧捡拾着,沿着路边芦苇散落的一条线。

  拾到快一揽抱了,芦苇还在一根接一根的伸向远方。

  突然,在路的一个很坑洼的地方,我意外发现,除芦苇多了几束外,沟里还有一双船一样的"夏凉鞋",它是白色的薄薄的底,红布的帮,大大的放口。是特殊用的物品吗?反正正常人是穿不来的。我想着,手不自主地拿起来猜想着,端相着。

  儿子又跟上来,大声提醒道,不要碰它,人家丢的东西,要么是嫌弃的,要么还会回来找,咱不要自找麻烦。

  远处走来一位美女,越走越近,身影越来清晰,也越来越熟悉,走到能看清时,我笑了,果然熟识,是一位朋友,相忘于江湖,有一年多没见了,只是在微信朋友圈偶见她的言论,并时有好奇的"扒大"她的头像,算是关心。

  她弯下腰,拿过我还提着的"船鞋",笑着说,谢谢,我的东西。

  我异样地看着她,可她悠地转身飘离了我。

  儿子在一旁稍带不满地说,这个轻轻的“谢谢”,还下如一根芦苇的份量。

  美女回过头,哈-哈笑出声,她不认识我的儿子,从她笑声中,我感到她给于儿子更多的是可爱的赞许。

  芦苇一根一根的还在沿美女去的方向延续,似乎越来越多,哦,这是通向东边百里地以外的一个千亩湿地芦苇荡的一条土路。我不想再一路捡拾下去。

  恰巧,这时经过第二个美女,也是认识的,她下自行车来和我说话,在和她说话的一瞬,我的脑袋突然开窍,指着远去美女的背影,我问,她续个打蓝球的丈夫吗?

  她们圈内圈外都是好友,一定熟知。

  她说,是的,退役的金永队的易道湘。怎么了?

  儿子感兴趣了,说,是啊!那双休闲鞋跟船一样大。

  前方,不还处传来热闹的说笑声,一群男女围拢着她。我们都被吸引了。

  眼前的美女说,他们那是熏她喝喜酒呢。我也是才知道。说完追了上去。

  午睡这么短,也要做梦。

  周公解梦说,鞋在梦里代表婚姻和爱情。

  常话说的,鞋合适不合适只有自己的脚知道,就是这个意思。不过,自己捡到别人的鞋子,别人又找到自己丢的鞋子,这情节周公解梦里没有答案。可见,现实和梦都比周公的说教复杂。

  时至季春时节,几个好友相约去那百里以外的东边千亩芦苇湿地游玩,约定一律骑单车沿一条土路前往。

  呀,这不就是我梦中捡拾芦苇的那条路吗,路边仍旧依稀散落着三棵两棵的芦苇。

  一个帅哥过来和我搭讪,知道这次号召组织者是谁吗?

  我说,不知道啊。

  帅哥告诉我,是东雅男朋友的盛意邀请和东雅的友好相约。

  我问,他俩又重归于好了?

  帅哥嗯着。我的脑海中回放着事情简单经过。东雅就是梦中的那位美女。东雅和其男友结婚后不甘生活的平淡,一心想干一番事业,开始时两人干微商,不想,小有收获后,男友竟鬼使神差迷上了东边千亩芦苇湿地的开发,不消一年,就用掉了小两口的积蓄100多万,东雅不悦,男友不舍,二人淡定分手。两年后,时来运转,男友在以自己为群主的“芦苇荡”群里,拉各方朋友入群,大量粘贴散发转发湿地生态建设的美景,竟招来好几个投资入伙者,再有政府的大力支持,湿地如今竟建的竟然有模有样了。 当然,东雅也被拉在群里,不说话,静观其变。男友不断地轰炸,再有群友们一齐起哄呐喊 ,东雅扭捏点头。

  湿地到了,那大面积的芦苇冲出干涸的土地,已经泛绿;碧绿色的小湖能清晰地看到对面,微风吹来,水面波动涌起层层涟漪,已经有人乘小船划进去了。

  一条醒目的绑有两个红色橡皮筏的精致小船冲在前面,上面那不就是东雅和其男友吗。

  那红色的橡皮筏又多像午梦中的船鞋呀!我想着……

  但,这些又与我有什么关系呢?

  路聊的那位帅哥过来兴奋地说,刚才东雅还问你来了没有,人家要感谢你呢,是你老是写湿地的一些文章,才使湿地远近有了知名度,才招来了慧眼识珠和乐于施助的人。

  啊— 是吗,但,仅凭这一点,我就可以胡乱梦见人家,人家就可以成为我做梦的素材吗?梦也是太离谱神奇了。

  哈哈,还是看看周公怎么说吧?丢鞋是爱情有了坎坷;找到鞋是重归于好。

  这是说人家当事人,也就是说,人家要做梦是这样解释。那,我做哪门子梦?我是赶哪辆车子的呢?


发布时间:2018-10-09